沈安娜:“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

发表时间:2020-10-02

  沈安娜,原名沈琬,1915年11月7日,诞生于江苏泰兴的书喷鼻家世。1935年1月,打入国民党机关,历久潜伏冷静挑战,向党组织供给国民党各方面高层内幕情报,被毁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

  打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

  1932年,沈安娜不想成为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者,也不想做传宗接代的对象,跟姐姐沈伊娜(原名沈珉)出奔上海,以一篇存在反启建性子的《修业》作品,考入南洋贸易高等中学。在此期间,沈安娜结识了共产党员兼学友的舒曰信和华明之,在他们的硬套下,革命豪情匆匆增加,二心想随着共产党干反动。厥后,果经济宽裕,她转入上海炳勋中文速记黉舍进修速记。

  1934年冬,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招收一位速记员,同窗们趋附者众,沈安娜却并不积极,想着去国民党机关服侍权要还不如去拍先进片子。党的中央特科情报专员王学文,认为这是一个把握国民党政府内情情况的尽好机会,指示舒曰信和华明之好好启示沈安娜,捉住机会打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相机为党搜散情报。华明之跟她讲:“去浙江省政府担任速记员,就是参加革命!”沈安娜愉快地说:“果然么?只如果参加革命,我就去!”华明之、舒曰信看沈安娜初生牛犊不怕虎,提示她挨入国民党内部会有生命危险。沈安娜却不慌不忙地说:“过去,徒有报国之心而无报国之门。明天报国有门了!我要革命,我不怕逝世!”

  1935年初,沈安娜以每分钟200字的记录速率和一手清秀娟美的毛笔字,胜利考录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为了让她在省政府站稳脚根、安全隐蔽,王学文向其报告了党的秘密情报工作的基础原则和做法:为党做秘密情报工作,要对党忠实,不怕艰巨困苦,不吝牺牲小我所有,甚至性命;宽守秘密,遵照规律,除非引导指定的同志,一律错误任何人讲与秘密工作相关的事;要心里革命,但不克不及裸露提高思维,名义上要说国民党的话,做国民党的事,死活上要符合他们的潮水;分清敌友,处理好亲疏关系,特别是要弄好和顶头上级的关联,对共事友人要和睦,对仇敌要警戒;要一直进步速记技巧、文明水温和在国民党机关的处事能力。

  沈安娜切记原则和办法并当真践行,不加入任何派系,也不谈论机关里的人和事,留意视察各色人等,勤勤奋恳工作,必恭必敬待人。经由一段时光察看研讨,她认定议事科科长薛元燕是个有学识的大好人,不论写什么一定前求教科长,速记整理抄正以后都送科长阅改,借拜科长妇人做干亲。待人刻薄的薛元燕,一有闲暇就向她介绍机关里的人和事,还辅助她建改记录稿。后来,朱家骅出任省当局主席,不后盾的沈安娜也是在薛元燕的推举下被继承留用和重用。但凡朱家骅掌管的重要会议,都要叫她往速记,她以速记正确、字迹正直给朱家骅留下了深入的英俊。实际中,沈安娜逐步控制了国民党机关的个别情况和做事法则,逐渐积聚了较为丰盛的地下工作经验,陆续收集到国民党对闽浙赣边区、皖浙赣边区和浙南地域的“剿灭”打算,上交党组织。

  假情侣变实伉俪

  沈安娜最后既是情报员又是送情报的交通员。沈安娜最初通报情报的方式比拟本初和简略:趁宿舍没人时,闩上门,推好窗帘,用羊毫蘸着隐形药火,写在家书的反面或许空行之间,www.18008.com。一听到足步声,就立刻支起药水和家信,拉开窗帘,翻开门,就像甚么事也出产生过。但是在宿弃稀写情报其实不非常平安,她几乎被舍友发明实在身份。党组织出于保险斟酌,王教文决议差遣华明之前去杭州领导和联系沈安娜。

  华明之,原名华家骊,任职于国民政府交通部上海外洋电信局无线电台,为党组织收转本地的秘密函件。接收义务后,他常逢沐日乘早班车到杭州,晚上再乘夜车回上海。在无限的时间里,两人经常假装成一双情人,在西湖堤畔、茶社、餐厅,以约会为名传送情报。共同的革命奇迹让两人相处极其高兴,美妙的恋情之花悄悄绽开。王学文认为沈安娜内向胆小,华明之外向慎重,是对好错误,因而批准两人结为夫妻。1935年春,经党组织赞成,(华明之辞去上海的工作,到杭州假寓,谋职于浙赣铁路局,与沈安娜构成夫妻情报组。)从此,沈安娜日间把情报速记下来,晚上整理成文字,华明之则担任编辑、密躲、传递。

  七七事情后,上海及周边局面日益严格。1937年8月上旬,党组织派遣在上海担任党组织情报交通员的沈伊娜前往杭州取情报,并指示沈安娜,如战事扩展到杭州,就跟着省政府走,期待机会与党联系。八一三事故当天,沈安娜分三次送走丈夫、姐姐、婆婆和女子,浙赣铁路局召还华明之到金华工作,姐姐、婆婆和儿子去了上海。当岛国侵犯者的炮水舒展至沪杭地区,沈安娜单身一人留在杭州跟随浙江省政府占领西撤,两人与上海党组织落空了联系。年底,浙江省政府迁至金华,夫妻俩相逢,经由过程各类渠道了解到中共中央在武汉建立了八路军供职处。

  1938年伊始,因日军步步迫近,浙江省政府继续从金华西撤至浙江永康方岩山区。沈安娜看出省当局已没有重要情报,即便无情报也无法送出,继续随省政府西撤意思曾经不大。二人商讨决定,华明之继续留在浙赣铁路局,以其人为保持两人生涯;沈安娜则以停薪留职的方法分开省政府,前往武汉寻觅党组织。

  1938年5月,沈安娜找到了八路军驻武汉服务处,见到了周恩来、董必武等中共领导人,具体报告请示了过去的工作,盼望投入到大张旗鼓的抗日大众活动中去。董必武得悉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朱家骅正在招兵购马,决定依然交给她重要的隐蔽工作:凭仗朱家骅的老手下身份,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继续为党搜集情报。周恩来根据经验,认为夫妻俩一路做情报工作更有益于隐蔽,指示沈安娜立刻告诉华明之前往武汉连接党的关系。沈安娜连续收了两封电报给华明之,不巧的是他恰好被浙赣铁路局派去宁波出好,没有实时看到电报,直到8月晦才赶到武汉。自此,夫妻俩从新开始并肩作战、流水功课。

  在他们暮年时,夫妻俩回想过往,独特作诗一尾:同学又加战友谊,结侣转眼五十春。合作配合探虎穴,背信弃义海誓盟。竭尽菲薄献我力,深受培养戴德党。桑榆自当保晚节,半点余热一派心。

  国民党的“特别党员”

  遵守周恩来和董必武指示,沈安娜应用老手下的身份拜见朱家骅。朱家骅见沈安娜关山迢递来为自己效率,想把她部署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机要处,即时为她解决“特别党员”,并临时将她安顿在自己主管的“治理中英庚款董事会”工作。

  所谓“特别党员”,就是由三个国民党中央委员介绍参加国民党,手续简单,同意时间也比较快,党证上标有“特”字。这类党员,在国民党内部被以为是有后台和来头的。

  1938年10月,抗日战斗进入对峙阶段,沈安娜“特别进党”手绝搞妥,正式进进国民党中央党部秘密处任机要速记员。处长张寿贤和科长徐漂萍看她笔迹秀气、速记才能高明,又是墨家骅亲身先容“特别党员”,皆很信赖和重视她。由此,沈安娜有了更多获与重要情报的机遇。董必武指示沈安娜注意懂得国民党意向,吩咐华明之不要呈现在通讯处,组织上会派人到住处取他联络,联络记号为有节拍的“嗒—哒哒—嗒”的拍门声。

  这个月,国民党准备召开五届五中全会。沈安娜自动参加资料的分类、核查和编号,看到了中统局副局少缓恩曾草拟的秘密文件《防治同党运动方法》和《共党问题处购置法》。当天早晨,她趁着夜色,在华明之护送下,静静溜进八路军通信处,凭着影象背董必武复述文件内容。董必武听后,神色变得严正,道蒋介石骨子里反共,指导她密切存眷国民党圆里的情形。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准期举办,断定“溶共”“防共”“限共”的目标。沈安娜前去印刷股趁人不备获得了多份文明的油印放弃件,特殊是取得了已在年夜会探讨、由蒋介石机密发表的《共党问题处理措施》。华明之对油印不明白的处所逐一警惕描浑,剪边索性后,将之交给联络人吴克脆,上报党组织。

  国民党中央训练团由桂林迁至重庆宝塔关后,时任中央党部秘书长、中统局局长及中训团训育委员会主任的朱家骅常常到“中训团”作呈文。沈安娜应秘书杨公达吆喝参与写作讲稿,不只拿到了朱家骅发言的全文,还悄悄记下了中统局间谍机构的组织状态和活着手段。与此同时,杨公达没费多鼎力气就为朱家骅写好讲稿,对沈安娜的协助工作也很满足,当着秘书室的同事褒奖她很无能。由此,秘书室的巨细秘书也不把她当知己,沈安娜可以向主任秘书征询一些想晓得而不容易知晓的事件。

  1941年底,皖南事项震动中中,新四军大部壮烈就义。沈安娜内心十分恼怒,在机关内她尽力抑制本人,强忍悲忿之情,当间接联络人徐仲航去家讨论时,她再也把持不住心坎的情感,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上去。徐仲航吩咐沈安娜,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要坚持沉着,要学会忍受!沈安娜擦干泪水,面拍板,信任只有有党组织在,再年夜的易关也必定能闯从前!

  1941年10月,国民党筹备年末召开五届九中全会,谋划新的反共诡计。有身八个月的沈安娜,保持天天下班,细心留心每份文件,在浩瀚的文件中瞧睹了军事委员会顾问长何应钦起草的《对于对共产党问题的讲演提纲(草案)》和中统局副局长徐恩曾草拟的《对共产党的处置问题的提案(草案)》。只管沈安娜在情报战线上已看尽风雨,但见到这两个重要文件时,她仍是有些缓和。考虑少焉,趁秘书们闲得瞅不上和她拆话的时候,快捷地默记下“纲要”和“提案”的重要内容,随即回办公室速记内容,一些特别重要的怕记得禁绝,又顺便跑回秘书室偷看一眼而后补正。下班后,将速记纸片大慷慨方地带回家整理成笔墨,上报南边局,使党组织在会前就片面精确地晓得了五届九中全会国民党顽固派悲观抗日、踊跃反共的计划和办法。

  1941年12月,国民党五届九中全会如期召开。军事委员会参谋长何应钦作了关于共产党问题的报告,经过了《对共产党处理问题》和《关于党务推动的根本方针》。生完第三个孩子还未月牙的沈安娜,不克不及参减会议速记,主动协助科长整理缮写材料,得悉会议全部内容;为了寻觅已由大会秘书处潮色定稿的正式油印件,她又来了印刷股,趁治从等候烧毁的文件中抽取早已看中的文件。由此,在没能担负会议速记的情况下,沈安娜仍然失掉了会议的全部重要情报,她笑称“那是个艰苦而有播种的节令”!

  按住蒋介石“脉搏”

  1942年8月,直接联络人徐仲航被国民党抓获,党组织为防朋友“放长线,钓大鱼”,临时中止了与沈安娜的接洽。直到抗日战役胜利后,吴克坚遵照周恩来和李克农的指示,到国统区发展情报工作,凭着记忆走到沈安娜住处,指示沈安娜重点征集国民党有关国共和道的内部考虑及反共部署。

  1946年1月,旧政协在国民政府会堂召开。国民党政协委员每晚秘密召开党团会策划若何凑合共产党,决定攻守要点,确定谁唱白脸谁唱白脸。沈安娜无论多乏多苦,坚持担任会议速记。每晚回抵家已经是深夜,她顾不上用饭,匆忙将速记标记整理成文字,一式抄两份,一份准备第二天上交机要处,一份由华明之马上密写密藏,连夜上交党组织,赞助中共代表团实时知晓国民党的底牌。第二天政协会上,国民党委员刚说完,就被中共委员罗列大度现实予以还击,没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1946年3月,国民党召开六届发布中全会,国民党固执份子把政协会议决定称之为“党国自残”,蒋介石在会上公然号令对政协经由过程的宪法准则“就其荦荦大端,妥筹解救”。沈安娜意想到,此次全会将决定抗战成功后国民党对共产党的施政方针、战略决策,必需尽心尽力搜聚会议贪图材料,当心各速记员轮番工作,半小时一整理,单靠她一人基本无奈做到。埋伏多年的沈安娜深知国民党内部划定,“在召开大型会议时,经机要处长批准,能够借调在其余单元工作的曲系支属到大会布告处暂时协助”。她叫上华明之参预会议工作,帮助科长修正、润饰、校订、编辑记录稿,获取别人速记。为了获取更多情报,她又以孩子在家无人照管为由,迟上把材料带回家整顿,连续上报会议过程。

  1946年3—4月,蒋介石招集了屡次小范畴会议策划周全反共阳谋,企图借国共会谈来争夺时间,敏捷变更大批军力,与我党争取西南;继而又持续召开两次由多数军界高卒缺席的“最高军事会议”,讨论肯定向关外东北、关内里原等各个束缚区防御的军事安排、兵力盯、战区分别和主座任免等问题,并对中共将发、军力特色、部队数目禁止猜想和评价。一场绝后内战暴发期近。沈安娜将他们的反应部署全部支出囊中,上交党组织。党中央实时依据国民党的兵力部署、侵犯道路和交战序列,做了响应部署,从而使我党立于不败之地。4月晦,周恩来对1946年1—4月获得的情报做了“迅速、准确”的表面褒奖。沈安娜感到再苦再风险,也迫不得已。

  1946年5月,国民政府和国民党机关开始还都南京。姿势委员会还没有“还都”,华明之仍需继续留守重庆,沈安娜为保住岗亭,只得单独带着孩子先前往南京。沈安娜畏惧与华明之的这一次诀别就是诀别,临行前,一家人认真装扮了一番,拍了在重庆的最后一张合影。

  蒋介石动员周全内战后,沈安娜按照党构造唆使,穿越于国平易近党历次中央齐会、中央常委会、国防最下委员会和破法院会议,亲密存眷国平易近党外部庞杂的派别争论和奋斗,娓娓动听描写了蒋介石的行止和脸色心态变更,过细记载了何答钦、黑崇禧、陈诚等军事头目标主要策略决议。如正在中心练习团灵敏天留神到蒋介石对付战事渐掉信念,将其情感懊丧乃至拭泪等疑息写成谍报上报党组织。1948年,公民党六届中央委员会常设全部集会时代,记载总统和副总统推举闹剧。保密多了,蒋介石也有所防备。每遇讲到党政军要害题目时,便忽然挥一动手,低声讲“上面那段话没有要记”。沈安娜心念不让速记的式样常常是党最须要的情报。她跟他人一样停下脚中的笔,在意里冷静记着重要内容,待到休养时佯拆上茅厕,疾速记在小纸片上。放工拿回家,由华明之收拾成谍报,收交党组织。

  跟着解放战争的胜利推进,国民党革命政权倒台为时不近。吴克坚指示,越是胜利在看,越要注意隐蔽和假装,切弗成漫不经心。为了更好地掩护自己,沈安娜和华明之购置收音机凝听风行歌直,学跳交谈舞,有意逢迎王侯将相灯红酒绿的生活,还向国民党元老于左任、吴稚晖供取朱宝挂在家里,增添维护色。

  从“公开”行到“地上”

  1949年秋节事后,国民党各党政机闭纷纭开端南迁。吴克坚指示沈安娜和华明之,在恰当时辰撤至上海,不用追随国民党构造持续北下。党组织要留下一批老党员,做为主干力气,介入新中国的经济扶植和情报捍卫任务。

  行将停止十多少年的地下情报生活,终究可以离开腐朽的国民党机关,沈安娜和华明之高兴了几天几夜,但也惧怕遭受意外,便将家人先行送回上海,临别前带着孩子在南京拍了一张开影留作留念。

  2月,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机要处筹备南迁广州。机要处长张寿贤秉持秘书长陈立夫旨意,要沈安娜撤往广州。沈安娜事后预备了一套说辞:确定是跟中央党部走的,然而当初还走不了,立法院院会还在南京召开,需要速记员。为了让陈立夫相信自己一定会南下,她还把图章和刻著名字的戒指交给张寿贤保留。

  胜利在视也不能漫不经心,夫妻俩紧紧掌握情报工作原则,拟分两批撤退南京。华明之随资源委员会局部职员先期撤回上海,不参与资源委员会策反工作。沈安娜径自留在南京,任立法院院会速记,偶然搜集到重要情报,等不迭联络人按预定时间来取,她便以白叟或后代有病为托言,佩带中央党部党徽亲自送往上海。直到4月20日,沈安娜才促从南京撤至上海,离开国民党机关,从“地下”走到“地上”。

  2010年6月16日,沈安娜在北京谢世,国度安全体请安语:沈安娜同道是我党隐蔽阵线的出色女兵士,是对党相对虔诚、富有隐藏战线斗争教训的无名小卒。

  作家:刘祖爱 【编纂:黄钰涵】